奶茶视频看片app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!

昭禾才六七岁的小身子,半身是鱼尾,被白灼抱起后被子一裹,几乎瞧不出来。

他直接把昭禾带回自己的卧室,放在床上,抱了许多条浴巾过来。

昭禾自己捂着脸,难过地哭。

她闯祸了。

她不该不听白洛迩的话的,他临走前明明嘱咐过,让她哪儿都不要去,就在家里等着她的。

可是她还是受不住诱惑,想要去看看阿奶的身体怎样了,想要去看看半年没见的姐姐,她不听话啊,她就是不听白洛迩的话啊!

“呜呜呜~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吓的,嘤嘤嘤白老师对不~对不起!”

昭禾泣不成声。

她满脑子想的都是,她完蛋了!

白洛迩能接受她,因为白洛迩不是人类。

而白灼是人类,她以后还能继续留在这里吗?白灼会不会把她送走?会不会把她当成妖怪打死?她要怎么解释说自己其实是蛇仙?

纯真王亚玲展露秀美笑颜

突如其来的变故,彻底打乱了昭禾要跟清禾等人团聚的美好期待。

她待在被窝里瑟瑟发抖。

而白灼也小心拉开她鱼尾处的被子,拿着浴巾轻轻擦拭她鳞片上的水渍。

等到水渍都擦干了,他眼睁睁看着昭禾的鱼尾一点点变回了小女孩白皙玲珑的小脚。

每一粒脚指甲,都像是水晶贝壳般,晶莹可爱。

白灼俊脸爆红,温声道:“昭禾,别怕,我会帮守住这个秘密的,别怕。先、先擦擦身子吧。”

他往外走,还道:“我去那边给拿衣服。”

“白老师!”

昭禾叫住他!

她没想到,白老师居然这么好,还会帮她保密。

望着白灼清俊背影落满的水渍,她赶紧道:“白老师,我钻进被子里就不冷了,赶紧换衣服吧,换了干净的衣服,再去帮我拿衣服吧。”

白灼听见昭禾哑声的要求,心里软了又软。

她这是在关心自己呢。

白灼一点都不后悔,原来他今天发现了昭禾是美人鱼的秘密,其实在做这件事情之前,他也反复纠结过,最终都败给了好奇心,选择去试探。

如今试探过了,她是美人鱼,他一定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守护她。

“好。”

白灼退开,打开衣柜从里面取了一套要换的衣服就进了洗手间。

他很快从洗手间出来,望着床上抱着他的被子只露出一颗脑袋的昭禾,怜惜之情溢于言表:“昭禾,我很快就回来,待在房间里不要乱动。”

昭禾点头:“白老师,我相信的。”

白灼步履一顿,心中有丝丝愧疚在心湖上蔓延开来。

他加快步子朝着住宅的方向跑过去。

白溪见他去而复返,不由好奇:“灼少,怎么了?”

白灼:“昭禾在我院子里不小心掉到温泉池了,我给她拿一套衣服。”

白溪面色一惊:“小姐没事吧?”

白灼:“没事,我抱上来了。”

然而,白溪心中想的却是,这个昭禾真是不得了,才小小年纪,居然抓住了白洛迩,现在又抓住白灼吗?

在小叔叔的宅子里住的好好的,又跑到侄子的院子里泡温泉?

可真是好样的!

等着白洛迩回来,他一定要在白洛迩面前好好说说这件事情!

白灼拿着昭禾的衣服赶了回去。

他将衣服放在床边,温声道:“昭禾,我在外面等,好了就说一声。”

昭禾面色还是略白:“好。”

她倒是从来没怀疑过白灼会算计她,甚至在白灼说出会帮她保密后,她就完地信了。

只是她不懂如何千里传音。

她只盼着白洛迩能赶紧回来。

白灼出去之后,昭禾赶紧把衣服穿穿好,开了门,小心望着白灼:“白老师,我换好衣服了。”

白灼目光缱绻地望着她:“昭禾,我想跟谈谈,可以吗?”

昭禾回头看了眼凌乱的卧室,有些尴尬:“我的脏衣服,还有弄湿的床单被褥,还有……”

“没关系,”白灼笑了:“白家最不缺的就是打扫弄洗的佣人了,一会儿我让他们去洗干净就行了。”

昭禾点点头:“好。”

白灼自己的小书房。

他沏了一壶热茶,端给昭禾一杯,自己面前放了一杯。

茶韵飘香,烟雾朦胧。

昭禾一时不敢乱动,心里自责,也时不时往窗外瞧着。

白洛迩怎么还不回来呀?

“昭禾,我……我以后会帮守住秘密。

但是这个世界能信任的人太少了,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像我这样,毫无保留地信任的。

所以,我建议,还是从主宅搬出来,住在我的院子里比较好。”

白灼说完这些,想了想,又道:“白溪是主宅的管家,其实也是整个白宅的总管家,他能做到这个地步,也是因为他为人精明干练,深受我爷爷的信任。

昭禾,初来乍到,一时不会露出马脚,但是时间长了,他肯定会发现的。

到时候,即便是小叔叔有心护着,只怕也护不住的。

小叔叔身在其位,欲戴其冠必受其重,很多事情身不由己。

他不可能为了一个,就放弃家主之位。”

昭禾原本就着急白洛迩还不回来。

但是她表现的还算平静。

可是白灼说到白洛迩,昭禾就不高兴了:“白老师,我相信白洛迩不管在任何时候、任何情况下,都不会让我被人欺负的。”

小家伙的声音还带着稚气,可是口吻坚定无比。白灼心里早有预料,但是听见昭禾这么说,他心里还是难受的:“昭禾,还小,识人不清也是有的。人生在世,很多事情身不由己。我跟小叔叔不同,我身上没有白氏少

主的担子,我比他更加随心所欲一些。”

昭禾摇头:“白老师,我们聊点别的吧,如果非要我留在这里,我是不能的。”

白灼:“还小,要听我的,我是的老师,我什么时候骗过?”

昭禾:“白老师,我今天不去看阿奶跟姐姐了,我有点累了,想回去了。”

她站起身,对着白灼认真鞠躬:“白老师,昭禾非常感激替我保守秘密,昭禾是信任,也是敬重的。昭禾回去了,白老师保重!”

她转身要走,白灼伸手去拉她,但是昭禾提前就有警惕,灵巧地避开,快速从书房窜了出去。

白灼追出来的时候,昭禾已经跑得没影了。

白灼依旧不肯放弃。

他知道,白洛迩忙是真的,但是不会每天都忙,也不会每天都在外头。

等着白洛迩回来,再想把昭禾带回来就更难了。

“昭禾!”

他带着势在必得的决心,朝着住宅的方向不停地跑。

他终于看见那道小小的身影隐没在住宅的门口,也不遗余力地追过去。

昭禾上楼,回房,关门。

白灼追上来,噼里啪啦地拍门,不停唤着她的名字:“昭禾!昭禾开开门,我带去看清禾他们!”

昭禾:“我不去了!我今天累了,我不想去了!”

白灼:“昭禾,市里新开了一家海鲜餐厅,住在大山里必然很少能吃到海鲜的,我陪去吃午餐吧!”

昭禾:“白老师,我真的不想出去了,我就在家里,哪儿也不去。”

白灼:“可是这里不是的家。昭禾,确定要住在这里吗?跟我走吧,我可以保护!”

昭禾不说话了。

任由白灼怎么拍门,昭禾都不说话了。

白灼自己也累了,便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,耐心等着。

白溪端着托盘过来,走到门口:“小姐,午餐好了。”

白灼赶紧上前:“我来吧!”

昭禾:“我不吃了!我不饿!”

白溪:“……”

白灼:“……”

昭禾其实饿了的,折腾了一上午,她又在长身体,以前就没修炼过,如今体内灵力根本不足,也不足以让她小小年纪就达到辟谷的境界。

但是她不敢开门。她真的不要离开白洛迩,也真的不想再听白灼说白洛迩的坏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