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爆社区茄子app污下丝瓜视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点着宫灯的寝宫里,黛拉看着桌子上堆放的奏折,突然伸手将它们全都拂到地上。

声响引起了寝宫外守着的侍女,“王后,出什么事了吗?”

黛拉沉声道:“无事。”

她撩开袖子,尽管快三十岁,但她保养得当,肌肤白皙有弹性。

可现在这皮肤上却长出了无数的黑色毛发,快要将她的视线淹没。

魔梳被她拿出来,狠狠在肌肤上刮着,毛发掉落,她的肌肤也变得红肿。

“可恶,为什么我要受这种苦!”拿着魔梳的手用力在桌上拍着。

她抖动着下唇,将刮落的毛发收集在一起烧掉。

焦臭的味道弥漫在寝宫里,她握着魔梳道:“魔梳啊魔梳,这世上最漂亮的人是谁?”

魔梳:……

她锲而不舍道:“是娜琳还是我?”

校服清纯少女阳光下明媚写真

魔梳:她。

魔梳被扔了出去,砸在了柱子上,摔落了一根齿。

“所以大家眼里都只有她是吗?”

“王、元老、臣民,还有各国王子。”

黛拉站起身来,快步走过去将魔梳捡起来,“除了那张漂亮的脸,她还有什么。”

处于愤恨中的女人转身从寝宫后边的小门走了出去。

新王子正端着自己准备的夜宵在绫清玄的寝宫外等待。

“护卫,是叫威尔对吧,威尔护卫,能帮我把这个送给公主吗?”

威尔一脸正气的在寝宫外守着,对新王子的话充耳不闻。

新王子并未放弃道:“我手艺还是很不错的,而且我看公主房间的灯光还亮着,很有可能是饿了。”

他极力推荐着自己做的东西,却还是被赶走了。

“高傲冷漠的公主也是如此美丽啊。”新王子感叹道。

他转身走到长廊上,看见了园中站着的人,脚步微顿。

窈窕的倩影背对着他,长发垂在腰间,那人只穿着轻薄的衣裳,夜风吹过,能看见她的肌肤染上微冻的薄红。

“这位小姐……”

秉着好奇,新王子走了过去,在快靠近那人的时候,他闻到了女子身上散发的香味,有些恍然。

女人转过身来,新王子愣住,这人居然如此好看,比起公主来更有性感的成熟气韵,他没在宫里见过。

女人看向他手里提着的东西,轻笑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新王子紧张结巴道:“这、这是我亲手做的,要尝尝吗?”

新王子被女人带到了某一处空的房间里,尝过他做的东西后,女人夸赞他的手艺。

男人总会喜欢会称赞自己的人。

新王子笑意越浓,想要了解面前的女人。

“听说,是专程为娜琳公主而来?”

男人摇头,“只是过来促进两国之间的关系,并不是为了某个人。”

“是吗。”女人用着最诱人的姿势,说着轻轻的言语。

男人眼睛都直了,脑海里闪过公主的模样,有一瞬间的犹豫。

“我,很喜欢呢。”女人的指腹按在他的唇瓣上,带起酥麻的感觉。

那种烈酒上头的感觉,让男人抓住了她的手,“真的?我、我也……”

女人顺势倒在他的怀里,挑起了他的下巴,阵阵香气袭来,男人终于撕开了专情的面目,投入了娇艳的怀抱。

……

对于新王子没再来烦自己,绫清玄表示清净多了。

一早她便和威尔去了元老那边。

上香参拜之后,元老给她上了茶。

“娜琳公主,与精灵相处得如何?”

“还不错。”牵了小手,还抱了一下。

元老欣慰道:“公主能坚持这么久,乃我国之幸。”

他又交代了一大堆话,才打开奉台下面上锁的抽屉。

一个砚台被拿了出来,绫清玄瞬间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。

精灵之源。

“公主年岁也不小了,不可一直让王后代处理政务,这是历代元老保管下王专用的砚台,现交予公主,望公主能用此好好处理国家政务。”

砚台被递了过来,绫清玄顺势接住,“好。”

当真正握在手里的时候,那股气息好像感受到了亲近,不再浮躁不安。

【这砚台看着挺值钱的,不过可惜了。】zz感叹道。

感觉宿主到这就变成了历代传承的破坏者。

“听说圣水出了问题,圣子为此自责茶饭不思,公主有空,便去光明殿看看他吧。”

绫清玄又不是良药,看她还不如去看医生。

小姑娘离开这之后,直接前往后花园。

经过的树丛中突然出现一个身影,威尔拔出剑挡在绫清玄面前,定眼一看,是新王子。

威尔鼻子微皱。

他虽然没有龙族敏锐的嗅觉,但也比人族嗅觉要强一些。

王子身上沾染上了别的味道,让他不喜。

“啊,是娜琳公主。”新王子将微乱的领口整理了下,“早上好,公主大人。”

他的态度没有之前那么殷切了,而且目光四处游移,不敢正视着绫清玄。

“有事?”绫清玄语气冷然道。

男人虚笑两声,“没事,我就是出来晨练,晨练。”

“那继续。”绫清玄绕过两人,威尔收剑跟了上去。

新王子松了口气,却迟迟盯着绫清玄的背影不放。

“公主虽美,但不亲近我啊。”

他想起昨晚的美好滋味,流连忘返,“真想再见到她,怎么一早就不见了。”

新王子念叨着离开。

黛拉一直在树丛的阴影处看着他们的举止,所有人离开后,她冷哼道:“看,这不就少了个迷的人。”

……

绫清玄快要进入绿墙的时候,威尔忍了一路,突然出声道:“公主。”

“嗯?”

威尔眸色复杂,“王子他……”

他咬牙继续说道:“王子他背叛了您,是否要……”

“哦,我不在意。”绫清玄淡然道。

她不放在心上的东西,为何要在意,为何要去占据自己宝贵的时间。

“那公主在意的是?”威尔问出来后,半跪道:“是臣逾越了。”

小姑娘指了指绿墙,大大方方道:“我在意的,只有他。”

威尔心中一凛,风吹散了失落的情绪。绫清玄转身进入绿墙,威尔缓缓起身,英俊挺拔的男人喃喃道:“是……精灵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