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色板app丝瓜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沉睡着的人并不能回答他,牧易看着她这般模样,心里发紧。

好难受,好痛苦。

到底是第几次这样了,她为何总是要这样。

牧易紧咬着唇,驱散着脑海里奇奇怪怪的想法,脱下自己的衣服,将小姑娘抱在怀里,用体温给她升温。

朦胧中,绫清玄仿佛又看见了那次场景。

少年跪在她面前无神的落泪说对不起,都是他的错。

她身上的鲜血蔓延到了他身上,将他的身影染成红色,

场景中,她的杀意到了最鼎盛时期,想铲除掉面前这个哭泣的少年。

可她最终只是毁灭了自己。

“绫儿……”

猛然,绫清玄睁开眸子。

极致蓝眼美女迷人

结实却又带着伤的胸膛正在面前抵着,心脏跳动的声音缓慢平静,她仰起头,发现自己还是被牧易紧紧抱住。

她微微动弹了下,男人闷哼了声,睁眸看见她,一把推开。

绫清玄被推到床边,面无表情的咳出血。

“小家伙!”牧易难得语气带点慌乱,他又把绫清玄拉扯了过去,“没事吗?”

绫清玄:……看本座像没事吗。

牧易认真道:“这样都没死,真的很厉害。”

绫清玄视线下移,“打算什么时候穿衣服。”

牧易毫不在意,“还小,看这些没什么。”

他把绫清玄按在床上好生盖着,随后拿了热气腾腾的汤药进来,“喝点?”

她的身体确实需要进补,绫清玄喝了一口,眉头微蹙。

“娇气。”牧易看她神色,说了声。

绫清玄还未来得及说什么,他便自己喝了一口,凑近小姑娘,给她喂了下去。

唇舌相缠,喉间微动,汤药入口,带着甘甜。

牧易退开。

见小姑娘白皙面上染着红晕,变得尤为粉嫩可口,他不自觉又喝了一口药喂了过去。

如此循环,汤药见底,牧易竟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。

“很甜啊。”指腹摩擦着嫣红的唇瓣,牧易微眯,“小家伙,快长大吧。”

绫清玄头脑还晕乎着,拍开他的手,闭上眸子继续休息。

“真可爱。”牧易趴在床边,伸手抚着她发热的小脸,神色一顿,他抿唇转身离开。

……

绫清玄这一趟就是半个月,期间二长老无数次闯禁制失败。

段丘给她发了通信,说已联系上萧师姐,但萧露也奇怪得很,虽是态度不排斥,但总感觉热情过剩的样子。

他们已经到这天玄门半个多月了,短期适应之后,长老会议,仙尊必须到场,谈的是长老们座下弟子秘境比试的事。

殿内,每位长老挑选的五名弟子都在场,众人规矩的站着,除了段丘一脸无所谓的模样,其他人都一脸震惊。

因为他们天玄门的仙尊,此时怀里正抱坐着一个五岁孩童。

小姑娘面色冷清,手里还拿着二长老刚刚强行送的丹药大礼包。

且不说那东西有多珍贵,光被神秘又强大的仙尊抱在怀里,就足够让人难以置信。

而且他们都不敢窃窃私语,稍动心神,仙尊可是能够感觉到的。

“丢了,不准随便收别人的东西。”

众人还在思绪混乱中,就见那仙尊将小姑娘手里的丹药扔到一边,语气很是嫌弃的模样。

二长老咬着袖子,一脸委屈。

“咳咳,仙尊,这便是今年的名单,看看可还需要改动的?”大长老将名册递了上去。

牧易扔到绫清玄怀里,低声在她耳边暧昧道:“打开。”

自己没手吗?

绫清玄绷着小脸打开。

名册上不仅记录了人名,还有他们的资质,能力,修炼年限……

绫清玄在上面看见卓筝儿,女主在这些人当中还算出色的,接下来是段丘。

资质下,能力……

如果这是份简历的话,段丘可能已经内定拜拜了。

他全身上下就男扮女装这点最牛逼,问题是到天玄门这么久居然都没人发现他的性别!

接着,绫清玄看到了萧露,她居然在卓筝儿能力之上,仅次于四长老的首徒陈珂。

段丘说过,她有些奇怪来着。

大手覆盖在了小手之上,牧易揉捏着她的小手,语气随意道:“上官绫为何不在这之上。”

小手软嫩奶白,微微一用力就会出现痕迹,牧易饶有兴致的玩弄着。

绫清玄真是想当场拔剑砍人。

摸摸摸,有什么好摸的。

众弟子不敢插话,甚至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,有仙尊和这么多长老在,殿内的空气都充满着威压。

三长老蹙眉道:“这孩子没多少灵力,年纪也小,参加不等于去挨打吗。”

绫清玄认同的点头。

虽然可以打架,但肯定又会有一堆麻烦事,还是宅着吧。

“三长老这是小看本尊的眼光?”

三长老:……

自然是不敢小看的,但很明显这孩子不行啊。

二长老捧着脸道:“加吧,随便剔除我这边一个弟子就行。”

二长老的弟子们:……

不愿意的表情和情绪很是明显,这时段丘举起了手,“人家这么柔弱,还是不参加了~”

让他独自美丽就好。

再说这东西参加也没必要,还是和修师兄幽会比较重要。

名单调换就这样当场完成,为了秘境奖励,大家也没什么多余意见,基本流程讨论过后就退场了。

段丘若有所思的看了牧易和绫清玄一眼,跟在了萧露身后出去。

牧易正准备带着绫清玄离开,二长老就窜到了他面前,张开手一脸温柔,“我想抱她。”

绫清玄瞬间感觉到牧易手臂收紧。

男人眼神冷冽,微微一眯,二长老就被弹飞出去。

大长老捂着头,“仙尊,上官绫目前在天玄门只是普通弟子身份,连外门都算不上,秘境是不能进去的。”

这话刚刚在众人面前是不好说的,现在只剩他们自己人,大长老便严肃的说了出来。

牧易侧眸道:“大长老忘了,天玄门那个秘境,只有本尊能开。”

准确的说,只有他的血能开。

呵,到时候就有趣了,把他们看中的弟子关在一个地方,慢慢折磨……

察觉到视线,牧易低眸看去。

小姑娘正严肃的看着他。这种让人莫名心虚的视线是怎么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