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污app污免费旧版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我的卡被冻结了?”

知名品牌上场,陶晶看着营业员礼貌的说她的卡没用的时候,整个人有点站不住。

“是的,这位小姐。”

后边还有人在排队,陶晶拉下墨镜,把卡拿了回来,什么都没说,转身就跑出了店里。

从被叶晨的父母收留之后,她从来没有过过这样尴尬的生活。

她独自一人跑到一楼的大厅里靠着长椅坐着,面色无神。

所以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呢。

身体一时的欢愉,耳中的甜蜜,一次性利用的棋子。

她当这些,还不如当叶家最受宠的女孩子。

“孟南!”

她怎么会受了那个男人的蛊惑。

街头非主流美少女私车衣服

陶晶不停的给孟南的新手机打电话,路过的行人见她这般死盯着手机,神色奇奇怪怪,连忙避开她这个位置。

叶氏集团接待室。

郭鸣听着那不停震动的声音,侧目道:“看来是急事,要不孟先生先接个电话?”

孟南咬牙将手机拿过来,当场把陶晶拉进了黑名单。

“郭医生,我们继续说刚刚的事吧。”

郭鸣笑道:“就是我说的那样,情况不乐观,患者有自残现象,不过绫医生好像瞒着这条消息,跟主任申请出院。”

医院的保密工作还是很到位的,至少孟南现在不清楚叶晨的出院申请是否通过。

“申请?这不是需要家属来吗,谁给他签的字?”孟南一锤桌子,“陶晶?”

难不成,真是那个女人吗,因为自己的不理会,所以报复自己?

郭鸣摇头,“不,是绫医生呢,叶患者在医院本就很讨人喜欢。”

“是她?”孟南也惊了一下。

门被敲响,“经理,陶小姐来了电话,找您。”

“说我不在。”孟南头也不回的回道。

外边秘书应了声,“好的。”

孟南面对郭鸣继续刚刚的话题,“那么绫医生是想把这种危险分子放出来吗,未免太过儿戏。”

郭鸣耸肩道:“这个,就不清楚了,今天孟先生要接受我的治疗吗?”

孟南找他不过是想打好关系,问出叶晨的情况,但该装的样子还是要装的。

“治疗。”

孟南服药之前就让人去检测过,药是正常的,他让郭鸣给他疏导心情就行。

等孟南在喃喃中睡去,郭鸣才将自己的包打开,从里面拿出小棒子。

叶晨当时那么厉害,他可是苦学了很久这个技巧的呢。

那么现在,开始催眠吧。

……

五楼办公室。

叶晨带着耳机,和手机里的人沟通,他面对着电脑,手指仿佛在钢琴键上跳跃一般。

骨节分明的手指一点一点敲击在人的心上,低沉的嗓音对着耳机低语道:“哦,陶晶过去了?”

“……闯入她家的人找到了么?”

“嗯,是他啊,那么进行下个计划。”

挂断电话,旁边陪着他的人打了个哈欠,指尖转了个方向,叶晨揉了揉绫清玄的脑袋。

“亲爱的,一个晚上都没睡,现在去休息一下吧。”

绫清玄翻动着手里的病历,语气淡淡,“不困。”

大佬可以上百年不睡觉!

【咳咳,宿主,但这身体得睡觉,要是垮了,反派肯定无心工作。】

绫清玄话锋一转,“不困……才怪。”

睡吧睡吧。

她被子一拉,钻了进去。

见被子鼓成一团,好像还有那么点可爱,叶晨俯身在被子上亲了一口,“我小声点,睡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叶晨的出院时间已经到了。

再到晚上,严忧就会过来接他。

他和她像现在这样待在一起的时间,马上就要过去。

叶晨收尾着自己的资料,随后坐在折叠床旁边,轻轻拍着被子。

“希望我,能正常的和生活一辈子。”

男人抿着唇,目光迷离,脑海中突然闪现几句对话。

‘……我想和在一起,我想照顾,守护,做最理解的那个人……做拥有的心的那个人。’

另一边,是极其冷漠且疏离的语气,‘……无心,放弃吧。’

‘如果没有,我会为创造。’

脑袋抽痛,叶晨微喘了口气。

微凉的手掌抚摸着他的面颊,小姑娘眸中湖色微漾,“叶晨,怎么了?”

男人抿唇淡笑,“太好了,的手不那么凉了。”

绫清玄倒是没关注这个。

她贴在自己脸上看看,没感觉。

“真的暖了一点?”

“嗯,暖了。”

叶晨将她拉入怀中,按头亲吻着。

“亲爱的这么暖和,真是不想走啊。”

绫清玄真没觉得自己暖和,难道……

她伸手将刚退开的叶晨一拉,抬手捂在他额头上。

“叶晨,在流冷汗。”

什么时候生病的,她睡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!

“啊,是吗,我没发现。”叶晨从她抽屉里找出药来,“医生,请问我吃这个药可以吗?”

“可以是可以。”绫清玄去拿,被男人拦住,叶晨握着她的手,语气轻飘飘的,“那是不是应该给我做身体检查,确诊病因?”

绫清玄:……

“生病的人就老实吃药,不然给打屁股针?”

叶晨犹豫两秒,“如果是打的话,我接受!”

他的屁股不能给别人看。

如果非要打,肯定是只能给亲爱的看。

绫清玄没继续讨论屁股的话题,起床给他接温水去。

不过他这害羞又视死如归的表情,真神奇。

“赶紧吃掉。”

叶晨乖乖喝药,“啊,头还是有点晕呢。”

小姑娘挽起袖子,“我给按按?”

一不小心按碎头盖骨的那种。

【宿主!住手哇!】

绫清玄的手机正好在这个时候响起,叶晨看了一眼,无奈道:“下次按吧,严忧来接我了。”

“哦,在那之前,脱衣服吧~”

zz捂住眼睛,【讨厌,真是少儿不宜。】不过庆幸反派逃过一劫呢。

只是换衣服,的脑子能不能正经点。

绫清玄给他重新换了件衣服,啵了一口,“去吧~”

“等我。”叶晨回吻过去。

办公室的门关上,绫清玄打开手机看到严忧的短信。

严忧:别再卿卿我我了,赶紧出来。呀,严忧是有什么特异功能吗,居然能猜出来他们俩刚刚在做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