鲍鱼app丝瓜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这一次的回归空间,绫清玄坐在椅子上,与对面的人影遥遥相望。

他面对着自己,能够清晰的看到那张带着浅笑的脸。

zz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们两个的神色,觉得莫名奇怪。

难道他们现在已经不想接触对方了么,这么看着意识交流?

正在zz还在思考的时候,对面的人已经走了过来。

他一步步,缓缓走到绫清玄面前,低沉的声音悦耳磁性,“大人。”

zz眼睁睁看着他俯身,亲吻着绫清玄额头,面颊,嘴唇。

完美的下颚线和与之登对的俊逸相貌紧贴着那冷冰冰的小姑娘,似乎是想要传递过去温暖。

过了一会儿,男人松开,小姑娘的唇染上绯色,她眼眸微闪,伸手将他的脖颈勾下,将刚刚的青涩轻吻加深。

气息交缠,唇齿相触,zz捂着小脑瓜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。

好一会儿,那令人脸红心跳的浅音才消失,zz睁开眸子,发现座椅上只剩绫清玄一人。

大眼睛气质女神泰国旅拍写真图片

诶,反派呢?

“看什么?”绫清玄侧眸说道。

那略哑的低声直勾人心弦,zz惊吓道:“没看什么!”

刚刚难道是自己的幻觉吗?

可宿主嘴巴红润润的呢。

“开启位面吧。”

zz开启了位面,送走自家宿主后,还是百思不得其解,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正在它纠结的时候,空间里响起系统提示,显示攻略进度继续进行,目前进度,百分之五十。

zz捏起小拳头,进度总算继续了。

反派加油哇~

……

“绫儿,此行定要好生照顾自己,路途艰辛,到了天玄门,就给我们回信。”

男人语气稳重,自有一番荡然浩气。

“掌门,绫儿知晓。”

耳边是脆生生的奶音,绫清玄睁开眸子,面前是一双大长腿。

???

她直起身子,面前还是大长腿。

仰头,她看见了刚刚说话的男人,男人看上去近三十岁,面容凌然,带着正气,表情正严肃的看着她。

绫清玄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,再看了看自己的手。

她变小了,瞧这小手,大概五岁左右的样子。

zz。

【o(* ̄︶ ̄*)o这次的宿主好萌,要被萌死了。】

萌个锤子!

“行李已收拾好,今日再住最后一晚吧。”

男人乃绯云门的掌门许泛,交代几句后就让她回屋。

绫清玄转身离开,到了门槛的时候停住。

设计门槛的人是故意的吧,正常五岁孩子能迈过去吗。

“哎呀,这不是我们全门上下最可爱的绫师姐吗~”来人正好站在门槛前,说着,就要弯腰去抱绫清玄。

绫清玄轻点脚尖躲避,惊觉这身体居然蕴含着巨大的灵气。

原主究竟是什么天赋异禀的孩子啊。

“每次都不让抱,真不可爱。”

绫清玄抬眸看去,女子一身轻装,长发垂髫,唇点朱,笑意盎然的看着她。

【宿主,这是们门中的小师弟,段丘。】

哦……嗯?小师弟?

这个宗门究竟是怎么回事,原主身为首徒只有五岁,还有个喜欢男扮女装的小师弟。

段丘在后面追着要抱她,绫清玄直接回屋,手一甩,一个禁制就出来在门口。

任段丘怎么在外吵闹,绫清玄都闭门不出。

……

修仙世界,有灵根者即可修仙。

原主名为上官绫,是灵根化身,虽是五岁孩童模样,灵气却强悍如斯。

她是在绯云门化身的,因此成为了绯云门的首徒。

灵根化身这秘密一直被历代掌门藏匿,之下其他弟子全部都要称她为绫师姐,目前为止从未出现过什么问题。

直到几年前的天玄门锋芒毕露一跃成为仙门之首,他们便探测到绯云门这边有奇怪的波动。

两门以前便就是从亲家分割的,因此那边的现任仙尊要求,每隔三年需要互换弟子进行法术交流。

而上官绫和段丘,就是此次被抽中的人选。

从绯云门去往天玄门没有直接的传送符,因此他们在人烟众多的地方需要徒步制造以后的传送路径,等遇到不平山路才可御剑。

送去天玄门交换的前两次弟子,皆为两人,但每次最终到达天玄门的,只有一人。

原主便是这第三次交换中,死于非命的人。

“绫儿~绫师姐~我现在很紧张,就开门跟我聊聊天吧~”段丘还在外面闹腾,绫清玄直接把门推开,段丘一个不察,脑袋栽地。

“哎哟我的脑袋。”他揉着脑袋,眼眶盈盈的看着绫清玄,“师姐,好疼,给吹吹嘛。”

不提性别,他装扮的女子毫无破绽。

尤其那楚楚可怜的模样,学得真是精湛,听说这是他专门从山下勾栏学的。

小小年纪不学好,绫清玄冷眼看着他,“紧张什么。”

段丘见她愿意跟自己搭话了,立刻跪坐好,娇羞道:“就是每次交换,都会死一个,我有点怕。”

这事可不是危言耸听,每次死人,天玄门也会过来慰问,再顺便赠送点好东西。

弄的他们多大方似的。

“师姐,说我要是死了,肯定会超级丑的。”他拿出镜子左右看了看,“我这漂亮的小脸蛋,死了多可惜。”

绫清玄眸色淡淡:“死不了。”

“诶,真的?师姐会保护我吗?人家可是最晚进来的老幺啊~”段丘眨巴着眼,水汪汪看着她。

“不会,别吵我。”

门再次关上了,段丘跟她聊了会儿,还是觉得师姐很关心自己的,毕竟在这门上下,上官绫跟谁都只字片语,只跟掌门侃侃而谈。

她这次,可是跟自己说了好些话呢。

段丘心情不错,哼着小曲离开。

空无一人的门前,突然扭曲出一个虚影。

虚影本想直接穿过门,却被禁制隔离在外。

“绫儿。”

绫清玄自是察觉到禁制问题,她挥手,门自动打开,门外站着身披长袍的许泛。

许泛感受到禁制不再向以前那样只对自己开放,心中思绪纷杂。

“何事?”绫清玄问道。男人踏入房间,门再次关闭,他眼眸低垂,缓缓走到绫清玄面前,俯身伸过手去,“绫儿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