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丝瓜视频了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机械声缓缓转动,她的身体浮浮沉沉,好似在齿轮中漂浮。

   ‘身居此位,切勿用情。’

   那声音带着油墨的味道窜入鼻尖,在虚空中平躺着的女人,缓缓睁开眼眸。

   “是。”

   她清冷的应答声,扩散在这空间中,被油墨卷入。

   一张张屏幕在她面前跳出,光幕倒映在冷眸中,日复一日的劝诫与工作,正式开始。

   ……

   zz在空间里郁闷不已。

   上个位面中,宿主每天都穿着反派给她做的衣服,它的才能压根就施展不出。

   空间里它做的小玩意都堆成一堆了,宿主什么时候才能宠爱一下它,嘤。

   空间微荡,绫清玄出现在椅子上。

   浴室美女浴缸铺满花瓣出水芙蓉清纯美照

   她安静的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,眼眸才缓缓回神。

   【宿主,发生什么事了?】

   好奇怪,刚刚宿主给它一种回到最初那个状态的感觉。

   绫清玄按着太阳穴,蹙眉道:“想起了一些事。”

   压抑的空间,充斥鼻尖的油墨,令她极其不适。

   还有那一张张屏幕,让人眼花缭乱,心生烦躁。

   zz以为是她想起了自己在上个位面做的事,赶紧撇开话题道:【宿主,是休息一会儿还是去直接去下个位面?】

   绫清玄松开手,俯身一抓,zz就被她拎了起来。

   “绊本座开心吗?”

   zz:【……】还是记起来了,嘤,真可怕。

   【不开心,一点都不开心,我老害怕了,宿主饶命哇!人家再也不敢了!】

   绫清玄轻轻一甩将它丢了出去。

   zz在地上打了个滚,咕噜咕噜又滚了回来,猪眼水汪汪的盯着绫清玄,一脸‘我错了,我还敢’的模样。

   “这次的位面,本座要亲自抽。”绫清玄不急不慢提出要求。

   【诶……可是……】zz戳戳自己脑袋,【这东西只能在我脑海里抽,宿主碰不到的。】

   “试试。”绫清玄勾着手,zz乖乖仰起头。

   指尖触碰到zz的额上,激起一层层涟漪,绫清玄好似感受到了那个东西,再往深处探索,就有铜墙铁壁在挡着。

   zz身子一震,【哎,我就说嘛,宿主……咦?】

   ‘铁壁’竟然变软,随着手指往里凹去。

   zz猪毛炸起,哇哇叫道:【疼疼疼,宿主宿主,好疼!】

   绫清玄指尖微顿,收了回来。

   zz在地上打滚,嚎叫几秒之后立刻生龙活虎道:【呼,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,嘤。】

   “真疼?”绫清玄摩擦着指腹,感觉奇奇怪怪。

   zz点头,指着眼眶边的泪水,【康康人家的珍珠,真疼。】

   绫清玄没再深究,朝远处望了一眼,“那就这样吧,把的蹄子磨手气好点,开启位面。”

   【嘤~好的!】

   【系统提示:位面开启。】

   绫清玄走后,zz听着进度到了百分之六十,还没坐一会儿,一股油墨味就弥漫了过来。

   【唔,什么味?】

   它四处查看,并未有新的东西出现,那味道若隐若现,最后消失。

   ……

   头部隐隐作痛,身上好像被什么东西捆住。

   绫清玄半睁着眸子,视线模糊,微有红色,血腥味窜入鼻尖。

   面前一片昏暗,她完全睁开,只能看见一个人影,正坐在她不远处。

   那人翘着腿,手里拿着记录的册子,嘴里念念有词。

   “姓名:绫沫。”

   “年龄:二十三。”

   “性别:女。”

   每念一项,他就会停顿一下。

   男人的声音严肃中带着冷峻,却又低沉浑厚。

   房间里只有他的声音,还有挂在墙上一秒一秒走动的针声。

   绫清玄朝旁边打量着。

   这处空间很小,像个小屋子,有时钟,是现代位面。

   窗在侧面,光线很微弱,根本看不清那人的样貌,却能让绫清玄看到自己现在的处境。

   目光往下,她身上穿着的是病号服,腿上有点点血迹,出血的地方好像是额头。

   她被绑在一个椅子上,略失血。

   这里不仅有消毒水的味道,还有各种药剂的味道。

   “入住时间:2020年1月15日入住玉还精神病院。”

   “症状鉴定:心理障碍,认知障碍,狂躁症,有自杀倾向……”

   男人从椅子上起身,一边说着,一边朝绫清玄走来。

   微弱的光束打在男人身上。

   他身穿医生专属的白大褂,修剪微短的头发下,一张宛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的脸暴露在光线下。

   炯炯有神的星眸微微垂着,他用刚刚念着的册子挑起绫清玄的下巴,沉声道:“这位病患,好,我是叶医生,从今天开始,是的主治医师。”

   【系统提示:获取反派叶晨好感度,当前好感度90。】

   一来好感度就这么高吗?

   绫清玄望着他,隐约有些奇怪。

   但zz不知道在干什么,现在也没将信息和剧情传过来,只能暂时观察。

   叶晨偏过头,完美的下颚线在阴影中更显成熟俊美。

   “时间到了,绫患者,该吃药了。”

   他略过绫清玄,走到她身后。

   瓶瓶罐罐的声音响起,他在弄药。

   经过她身边时,绫清玄看见他穿着白色的拖鞋,他身上有着淡淡的药味,白大褂上却有着女人使用的香水味。

   “我头上的伤,是弄的吗?”

   绫清玄出声,嗓音路带沙哑,嘴边还带着闷疼,应该是被捂过。

   瓶罐相撞的声音停顿,叶晨道:“因为攻击我,所以我不得不防卫,绫病患,请配合点。”

   听见他继续拆开针管的包装声,绫清玄继续问道:“叶医生,请问我的认知障碍,是哪一方面?”

   叶晨在这方面很有耐心,没有拒绝回答她的问题,“对自我身份认知有障碍,偶尔会觉得,是别的身份。”

   “这跟精神分裂不同,还是,只是身份不同。”

   绫清玄意味悠长的哦了声,“那我现在发病了吗?”

   “发病了,需要打针吃药。”东西都准备好了,叶晨走到她面前,半蹲下身,撩开了她的袖子。

   手腕上白皙光洁,什么都没有。

   一个有自杀倾向的人,怎么可能放过自己的手腕。绫清玄微微偏头,目光锐利,“那么,叶病患,现在以为自己是医生身份吗?”